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金融

七旬老人收藏了六百年田赋税票

发布时间:2019-12-05 07:20:05

七旬老人收藏了六百年田赋税票

经济参考报   我国七旬老人收藏了六百年田赋税票

看千年农业税且行且远

从明代洪武元年的“租米票”到清朝道光二十四年的“上、下忙执照”,从民国的“征收田赋收据” 到新中国的“农业税收据”——70岁的太原收藏家王艾甫多年来收藏整理了2000多张田赋税票,名称不一,样式各异,历史跨度达640年。透过这些泛黄纸片上所载的文字,一部中国农业税编年史俨然浮现于眼前。

“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让农业税成为历史,而我的这些税赋票据,更像是中国农业税的历史背影。”王艾甫说。

从改到免,六百年税票见证历史变迁

“明朝的‘一条鞭法’,清代的‘摊丁入亩’,农业税的历次重要变革,税票里都反映得很清楚。”王艾甫老人将数本厚厚的收藏册一页页翻开,2000多张税票和600余年历史尽在其中。

“这就是‘一条鞭法’改革的历史实证。”他给展示了一张明代万历十年的“分亩归户票”。在万历九年即1581年,明政府把田赋、徭役等合到上地税里统一征收,史称“一条鞭法”,是走向近代税制的开始。而归户票就是官府颁发给农户作为征税依据的土地证。

“你再看这些税票。”王艾甫翻开另一本册子,“雍正三年业主收票”“嘉庆二十年收税票”……年代不同、名称样式各异的税单纷呈眼前。据他介绍,这些是“摊丁入亩”的产物——清政府改革税制,把人头税平均摊入田赋中,征收统一的地丁银,不论富户贫农,田多则赋多,无田则无税。

王艾甫说,“一条鞭法”和“摊丁入亩”,再加上唐代的“租庸调”制,是历史上农业税的三次重要变革。

“中国自古以农业立国,历朝历代都将农业税作为国家财政的支柱,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是如此。”

指着“农业税收据”“粮食预缴收据”等新中国时期的税票,王艾甫说,正是靠亿万农民缴纳的农业税,党领导人民群众夺取政权、建立新中国,并解决了全国的粮食供应问题,还支持着抗美援朝、和平建设,为国家的工业化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如今,党和政府已经全面取消农业税,也就意味着我的这些税票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从改到免,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

“农业税作古,是改革开放之功”

“回顾历史,农民交皇粮国税是天经地义的事,再仁慈的统治者,再繁荣的盛世,也从未免过农业税。”王艾甫说,令农业税作古,是的德政。

他告诉,农民税负的轻重是朝代兴衰的晴雨表,历朝历代,几乎都是轻徭薄赋而兴,横征暴敛而亡。

“再看那些西方国家的发展史,农业税起初一直是国家财力的重要支柱,为工业‘输血’;随着工业的发展,农业税收入比重逐渐降低;工业化达到相当程度的时候,农业税才会终结,出现‘工业反哺农业’的局面……今天的中国,已经走到了第三个阶段。”

王艾甫说,废除农业税,需要决策者执政为民的理念和勇气,然而更为关键的是,现在有了雄厚的国力支持,“这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巨大成就”。

收藏册内的附属资料显示,农业税改革与改革开放同步推进,农业税人均负担呈逐年下降趋势:从1979年起,我国开始实行农业税起征点政策;1983年至1999年,农业税制进入了开征特产税和稳定农业税负担的阶段;进入21世纪,我国开始进行农村税费改革 ——据测算,全国农民因此得到的减负幅度一般都在三成以上。

“改革开放让国力空前强盛,农业税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已经很小,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条件已经成熟,农业税的历史使命也就进入倒计时。”王艾甫说,他永远记得2006年1月1日,从这一天开始,全国范围内免征农业税,具有2600多年历史的“皇粮国税”寿终正寝。

“盼改革开放助中国走出‘黄宗羲定律’”

王艾甫告诉,农业税的历次变革,开始都减轻了农民负担,但税负下降一段时间后,都会涨到一个比先前更高的水平。明末清初的思想家黄宗羲将此总结为“积累莫返之害”,后人也称为“黄宗羲定律”。这在税票里体现得清清楚楚。

看到,年代久远的一张税票是明代洪武元年的“租米票”,距今已有640年历史。泛黄的窄长纸片上,墨字和朱印依然可辨:这位家住江西吉安府、叫萧尚义的业户,按照“每亩租米捌斗”来缴纳田赋。

“当时明朝刚建立,百废待兴,为鼓励农民开辟田地,赋税相对较轻;而一旦有新的需要,统治者就会任意加征加派。”王艾甫说。

一张崇祯九年(1636年)的“租米票”上清楚地显示,税率已涨到“每亩计租四石”,是“八斗”的足足五倍;而清代、民国时期更甚:除了税率增加之外,各种“推税单”“易知单”“救国公粮收据”五花八门……“战乱不休,政府大肆征税,百姓的疾苦可见一斑。”

我们今天能不能走出“黄宗羲定律”?

王艾甫说,取消农业税后,农民隐性负担依然存在,如医疗、教育、村级公共事业等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就会存在以各种名目向农民转嫁负担的潜在可能,那么“积累莫返之害”很可能卷土重来,“黄宗羲定律”也将仍然困扰我们。

王艾甫说:“现在我们欣喜地看到,农村改革已经成为改革开放的重中之重,国家下决心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把国家建设资金更多地投向农村建设;各个公共服务部门都在关注和支持农村;农村自身的各项改革也在积极推进,一个关心农业、关注农村、关爱农民的社会氛围和市场环境正在形成。”

“彻底免除农业税,是为了让农民休养生息,激活农村经济。”王艾甫说,两千多年农业税的废除,是改革的重要一步,盼望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让国更强、民更富,帮助中国从此走出“黄宗羲定律”。

郑州科技网
排球
天秤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