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健康

再别故乡配乐朗诵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7:04

滚滚汉江,千百年默默的流淌。几回回魂牵梦绕,几回回金樽对月,岂能忘!

生我养我的汉江,你可曾知道?多少个春秋过去,我的酸楚和怅惘,全都抛给了异乡!儿时的欢歌笑语,却遗失在你的身旁。

祖祖辈辈依山傍水我的北方山乡。忽如一夜风雨声,兰舟待发泪满舱!

别了,我再也无法带走的祖魂哦,至今我也没能去看上一眼,抚摸一下您那千年的沧桑!

别了,家门口那棵神话般的大槐树,门前河边下的青石阶,后山漫山遍野的山枣,别了,山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瓦一房……

我还没喝够汉江河的水,就怎么忍心离去?同宗共祖千百年,汽笛一声鸣断肠!

掬一口汉江河的水,抓一把祖坟山的土。千艘兰舟,载得动千军万马的游子,载不动依依难舍之情。从今四海为家日,我将远离故土,背井离乡!

再看一眼,江边送别的亲人,为何久久不肯离去?我不忍心再看到,伤心的外公白发苍苍!我不忍心再看到,拄杖的祖父步履踉跄!送君南浦终有一别,我不想说,那份凄然和悲沧!

汉江河的一江水,是割别的泪水,还是难舍的离殇?你日夜东流,将载着我流到何方?

滚滚汉江,从今往后你就要向北流去,而我却要漂泊到陌生的南方。在长江边上寻找我的第二故乡。

江水流,河水流,流落异乡人忧愁。长江,接纳了汉江的苦水,抚平了汉江的忧伤。接纳了汉江的率真,却未能接纳汉江的倔强。

我从大山里来,生在汉江河,却要长在长江边。喝惯了汉江河的水,吃惯了大山里的饭。梦回故里的酸枣树,梦回故里的老黄酒,我好想好想。我的祖父,我的外公,儿时的伙伴,儿时的秋千,现在是什么样?

山重重,水重重,一封家书抵万金,一句乡音喜若狂。青山隐隐水迢迢,艰难险阻路长长。

天边的云,漂泊的心,何时再能归故乡?带去天涯游子的问候,还有远方的朝思暮想。

恍然隔世几十秋,再回首,我的故乡。少小离家老大回,而今却是鬓发苍!

汉江河,你可曾记得我?那一年的凄风苦雨,我就是流浪在外的那只小羊。

我的大槐树,我的青石路,已是一片汪洋。我那汉江河边的山乡,再也找不着你的模样!

几碗老黄酒,两眼泪汪汪。山外游子今归来,未曾开口,泪先淌。

青山绿水依旧在,没有了昔日的童话,没有了大山的憧憬。这就是我梦里依稀的故园?这就是我隐隐作痛的故乡?

我知道,我的北方山乡,给了我太多的牵挂,还有那无名的忧伤。你的山川河流是那么美丽,你的花木草卉是那么芬芳。我本不想离开你,我本不想再去流浪。

再别了,故乡,再别汉江河的水,再别河边的青瓦房......儿时的旧梦不复再,那是我曾经的创伤。

再别了,故乡,世事难料几回梦,一江水,泪洒何方?

江河水,长又长,剪不断的思绪,流不掉的惆怅。春流到夏,冬流到秋, 水是思乡的源泉,山是坚硬的背膀。

江河水,长又长,无论险滩和激流,无论北方和南方,你依旧日夜奔放。

江河水,长又长,无论你怎么流淌,我再不会走失和迷茫。待到衣冠锦簇归故里,待到十里稻花遍地香,我还会去看你,我的故乡……

哈尔滨哪家男科医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哪个医院看羊角疯病不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