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时尚

小米成刀尖上的舞者好玩刺激但很危险

发布时间:2019-05-15 07:52:03

夏秋之交,又到了厂商集体噪动的时候,锤子砸开了坚果,老周的奇酷熟了,华为的黑科技跃跃欲试,而小米的发布会愈来愈密集,大佬们轮番站台已是常态,更少不了撑场的豪言,但视察一个人或一家企业,你永远不能只听他说甚么!

国际会议中心,发布会上的雷军依然马力十足,但旁观者冷眼望去,小米已是一家迥然不同的公司。小米的发展经历了两个阶段,为发烧而生的主轴创造了一个成功的品牌,彼时黎万强主持的MIUI先硬件而行,立下殊功;从2013年以来,小米的电视、路由器等新品层见叠出,雷军开始向中国互联的BIG4挺进。

小米宣战传统家电,创造了一种复杂的竞合关系,雷军发扬了湘军元老胡林翼的治世哲学,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也效法扩大鼻祖老罗斯福,腔调温和,手握大棒,力求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弄得多多的,在小米看来,那些老牌科技公司所把持的市场犹如年久失修的大厦,只要砸坏一块玻璃,整栋房子就会变成破坏者的天堂。

小米对传统行业发动降维打击或代差战争已是一种战略,后者只是殖民地化的原材料和生产基地,这类非对称战争导致了两个极端,一类以美的为代表,一边感叹城里人真会玩,一边急切的投怀送抱;另一类是格力,想学苏武,身罹罗,还要持节不屈。

小米的殖民冲动确切让它深入了很多线下场景,但它毕竟不是苹果,必然会遭到猛烈抵抗,这个过程还隐含着无效扩张的系统风险。

破坏者颠覆者征服者

当年蒙古骑兵驰骋欧亚,擅攻心之术,其破敌,专务乘乱,故交锋之始,每以骑队,径突敌阵,一冲即动,则不论众寡,长驱直入,敌虽十万,亦不能支。雷军颇精此道,小米每发新品必先造势,互联公司对此习以为常,但传统行业每为所惑,自乱阵脚。

蒙古征服败在软实力匮乏,小米正相反,它创造了逆精英的文化,但并不是一个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在国内同侪中也不像华为拥有体系化的技术积累,仅靠粉丝驱动的小米缺乏苹果的异业穿透力,无法在关联消费领域形成壁垒。

雷军用12.66亿换来了美的对小米智能家居生态链的全面支持,后者乐于用互联概念给品牌加持,但双方的个结晶智能空调怎么看都是美的与阿里云物联和京东智慧云玩剩的概念,小米的加入除给手环等鸡肋产品捆绑了新场景,在用户层面并没有创造核心价值。

以为在传统产品上加个屏幕或堆砌一些无关痛点的冗余功能就能颠覆一个大众消费场景,这样的小米就把自己拉低到情怀型创业公司的水平了。

小众概念的产业化瓶颈

雷军在差不多两年之内投资了51家公司,前后发布了几十款智能家居产品,听说截至今年6月的总出货量在1000万左右,APP的装机量也有1500万左右,但小米智能家居负责人高自光也承认,这些装备的联率不到10%,所谓的智能属性已经被用户自行剥离。即使按小米所说1000万出货量计算,对占据全球85.3%市场份额、2014年出货量到达5.21亿台的中国大家电是九牛一毛,更别说动辄数十亿的小家电了。

智能装备仍是一个尝鲜者和发烧友喜欢的概念,而不是消费级的产品。以小米颇为看好的智能路由器为例,截至2015年Q2包括小米在内各家公司的累计出货量不到430万台,而2013年TP-link一家的无线装备出货量就有1.5亿台。雷军对智能电视深具信心,但并没有令人信服的技术支持,小米官微自曝今年5月的电视出货量是21582台,在中国平板电视全年预计5520万台的总出货量中太没存在感,难怪海信为此和小米撕得死去活来。

固然如果用户看到智能电视或智能路由器出货量这类刻意隐晦前置定语的报告,还是很容易为小米的胜利而欢呼,但这是公关而非产品的力量。

爆款策略无法跨业移植

小米一向拿手的单品策略在传统行业很难复制,智能只是个特例,当年,老霸主诺基亚突然坍塌,昂贵的苹果又高高在上。

复制这种成功的主要手段仍然是扮演价格屠夫,这也是米粉面对攻击时常会祭出的大招:小米把智能机动辄4五千元的价格拉回了合理区间!这类善举当然多多益善。

另一个必杀技是性价比,小米电视2S强调了色彩、音响等优势,发布会还准备了试机间,仿佛对完爆家电巨头胸有成竹?现场很多人给索尼打了高分,但这都是浮云,雷军提供的诱惑是,你能用三分之一的价格得到1台接近索尼的电视。

这个前景对买得起索尼的人毫无吸引力,所以雷军喊出了年轻人的台电视这类口号,他想在那些刚刚构建的温馨小窝里寻找一席之地,但那里通常只有显示器和投影仪的位置,而真正为电视准备了空间的家庭,掌握决策权的人并不是米粉。

变味儿的洋务运动

小米的阶段性成功盖棺论定了,还有《参与感》这样的口袋读本做理论背书,但雷军把模式复刻到其他领域并不容易,小米的扁平化管理虽然支持稀释团队扩张产品线,而不知疲倦奋斗了4年之久的团队还有余勇可贾吗?

小米前期的成功有赖黎万强的MIUI和营销驱动,雷军则学乔布斯当挑刺大师,这套阵容维持到2014年12月,直至疲惫的黎万强被形容成掏空的驱壳。

几乎每次发布会上,雷军都会介绍新来的各路牛人,后者大多来自传统行业,无比认同小米文化,乐意为新东家竭忠尽力,但带来的问题是:

(1)如果小米依赖传统力量对传统行业进行颠覆,本身就是个悖论!换言之,这不过是一场小米主导的新洋务运动,所颠覆的只是方法论而非产品本身。

(2)雷军不能不防备个别人借助小米的气力复活那些在老东家就证明失败的尝试,这种野心会让小米的单品策略面临极大风险。

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急于求成的小米扩张未必是一个深谋远虑的计划,倒有点总要做些什么的随便,品牌效能的稀释已不是发布会上尖叫的粉丝所能弥补,从长远看,雷军必然重拾对业务的关注,前度刘郎的黎万强大约与此有关。

智能家居的未来是小镇青年吗?

无人知道未来智能家居的关键节点是什么,所以雷军做了两手准备,智能路由器是个不成功的尝试,尽管雷军强调它是爆品,但百万级的出货量决定了它不可能覆盖大众场景,于是在收购团队之后小米又有了价格仅22元的智能WIFI模块,这是个2B产品,要靠美的那样的合作企业去普及,固然如果技术宅有兴趣,也可以自己动手。

我们假定智能模块是小米家居的核心,那末雷军就有两条阵线。

首先要做的是充实品类,小米一面拼命拉拢美的,一面下饺子似的推出自有硬件,但无论雷军花多少钱,他对家电巨头的掌控力都不强。美的早就有自己的M-Smart智慧家居战略,用的是上海庆科的智能模块,价格不到小米的一半,除全体高管在小米封闭学习的恭谨,美的对合作并没有拿出什么诚意。小米之前也不掌握核心科技(董阿姨高兴了),它的智能模块是基于杭州古北科技的智能家电互联平台BroadLink,后来却突然另起炉灶,这种化友为敌的勾当小米干过很多。2014年8月小米盒子大肆宣传与索尼4K电视的深度合作,而一年之后索尼就成了反面典型。雷军虽然承诺小米不再涉及其他家电领域,但不足以打消传统厂商的戒心。

上海庆科有海尔、美的、AO史密斯这样的盟友,杭州古北的阵营也有TCL、华为、海康威视、Honeywell、苏泊尔、奥克斯、皇明太阳能等,小米在技术上难免有一番搏斗。

智能家居的另一个中枢是,小米智能家庭APP在包括Applestore的各大应用商店畅通无阻,主要是它的装机量还非常可怜,一旦风云突变,雷军不得不做坏的打算。

MIUI对小米智能家居做深度集成是顺理成章的,但其他厂商不会做相同的事,雷军还是要依赖小米的覆盖率。安卓机型一向分散,从2015年7月的友盟活跃用户来看,占比高达21.49%的仍是低端国产集群,小米 红米大概14.81%的占有率,对国内品牌尚有优势,与三星也可一较短长,但低端机的比率太高,红米和红米1S仍是主流,小米3和2S的比例也远超小米4,照此趋势,很容易让人脑补这样的画面:

小镇文青以及大城市中的洗剪吹群体将成为智能家居的核心用户,这个前景对浮想联翩的家电巨头们,即令不是灾难,至少也是有损逼格的。2014年,格力空调的毛利率是39.8%,美的则为26.95%,格力毛利率的同比增幅5.29%也压倒美的的2.45%,后者的核心任务是尽快提升产品附加值,而不是陪小米去玩摩尔定律的期货模式,后者既没有可靠的产能也没有高利润空间,有的只是互联概念的一抹香艳。

同样是家电互联,苹果的HomeKit只是一个技术规范和标准,框架之下留有合作厂商自行挥洒的空间,而小米智能家居有如一个庞大的硬件仓库,到处都是需要填补的虚空,所以雷军不可能像苹果那样静待瓜熟蒂落,而只能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

小米当然不想与传统行业为敌,相反它想做一个热情的布道士,推销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但雷军并不是雷老虎,只会空喊以德服人,小米的精明在于用互联的高光示范效应给传统企业设下了逻辑陷阱,以为其具有不经技术积累就能颠覆一个行业的势能,后者患得患失中又夹杂着些许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的困惑。

小米的扩大有点像电影里的美国大兵,扔出致命的家伙后大吼fire in the hole,然后视察谁会识趣蹲下,谁则兀自挺立,很危险,但很好玩。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
月经后期吃什么食物
怎样才能快速治疗痛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