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汽车

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32:22

女人从舞台上弯腰致谢的时候像极了一只疲惫的大鸟,她收敛翅膀时仿佛在缓慢地走向死亡。雷鸣般浩大的掌声像成群成群的鸽子起飞时扑棱的翅膀,从四面八方向舞台中央铺天盖地聚拢过来,潮水一般汹涌。她闭上眼睛,那个红色的妖女又蹦出来了,她笑着,她猛地跳起来掐住女人的脖子。女人看到她狰狞的笑,她的眼睛里发出火焰一般剧烈的光,她张大的嘴巴像是饥饿的豺狼,像是一口红色的深不见底的井,她要把她吞了。  女人将要被拉进死亡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那胳膊的力量把她撑起来,女人看到了太阳。那样明晃晃的光,她的太阳。太阳,太阳,男人就是太阳。她倚在男人的温度里,像一朵苍白的昙花。女人看到红色妖女猫一般暧昧的笑,她伸出一只胳膊圈住了男人的脖子,她像豺狼一样吞食了女人的太阳。    女人是个歌唱家,人们都这么说。人们着魔般地去听她的歌声,他们说她的声音是天籁,他们说她的喉咙比作灼热的太阳,是的太阳,他们像向日葵一样目不转睛地追随她,她的喉咙爆发出光,一束一束灼热的光束,刺破黑暗。  女人还是很爱她的喉咙的,当然那是在开始的时候。女人像宝贝一样爱着它,它像一株破土而出的小小的玫瑰,它茁壮成长,它美丽动人,它带着蓬勃的盛大的激情。不但她爱它,男人也爱它,在深夜里男人温柔地亲吻它,男人的嘴唇带着火一样剧烈的温度,他把她点燃了,她在他的爱里成长,她在他火一般浓烈的激情里开出鲜艳欲滴的红色的花朵。  那个时候女人还不知道它的喉咙里居住着一个红色的妖女,她的头发是黑色的尖锐的刺,不停地生长的刺,它们深深地插进女人的喉咙里,它们要杀死她,她的喉咙像一只饱满的番茄,她看到她的血汩汩地沿着那些刺流淌下来,它们染红了妖女的头发,它们把她的吊带裙子涂成石榴般艳丽的红色。女人感觉自己仿佛是吊在荆棘上唱歌的刺鸟,她想要停下来,她用昙花一样的颤抖的声音祈求男人,她祈求他不要再让她唱歌,她说她害怕。男人抱着她,男人说亲爱的你怕什么呢,亲爱的我爱你,亲爱的你的声音和我的指挥棒在一起,它们多么般配啊。女人的脸庞像失水的昙花一样迅速地苍白下去。女人看到红色妖女了,她正眯着眼瞧着她,她卧在女人的血凝成的瘕上,像一只安静的猫。  女人的声线开始混浊了,它失去了初始的锐利,像是磨去了刃的钝角,它的光逐渐暗淡,它们无法敏捷地直刺人心了。女人的恐惧逐渐像鹿一般不安地焦躁起来,她迫切地需要男人,她的太阳一般的男人,她渴望他的温度,她渴望他的灼烫的嘴唇,她渴望它们在她的喉咙上擦出火花来,熊熊的炽热的烈火,烧死住在那里面的邪恶的妖女,彻底地烧死她,就象她折磨她一样。可是男人拒绝吻她,他说亲爱的这会弄坏你的嗓音的,亲爱的我爱你,你知道我爱你。男人的手小心翼翼地为她的脖颈拢上一圈火红色的狐狸毛皮围脖,男人说亲爱的你还觉得冷吗。  女人换上缀满珠片的礼服,女人穿好细细的高跟鞋,女人给她苍白的嘴唇涂上了饱满的石榴红色,她要去演出一场星光熠熠的晚会。她颤抖着抚摸着火红的狐狸围脖,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穿着厚厚的棉衣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傻瓜,她依然觉得浑身发抖,她依然觉得冷,冰一样的冷,因为没有太阳。女人坐在梳妆台前,女人看着镜子,女人看到红色妖女在笑,那样轻蔑地笑,女人看到男人环住了她的腰,他的手嵌在她红色的裙子上,他的手淹没在女人的血里。女人听到男人温柔的声音融化开来,他说亲爱的我们走吧。女人突然觉得他从没爱过自己,他爱的是她的声音,他爱的是红色的妖女,他和她缠绕在一起。太阳,太阳,她的情敌抢走了她的太阳。    在众目睽睽的耀眼的灯光下,在极尽华丽的舞台上,在他的指挥棒开始像魔杖一样施法时,她的脑海里掠过那只绝望的刺鸟,她把她的喉咙吊在一根尖锐的荆棘上刺,她的喉咙像着了火一般,她的声线像在刀尖上跳舞,疯狂地旋转,旋转到绝望,疯狂到死亡,那一簇一簇燃烧的火苗,犹如她爱他,爱到血迹斑斑。  乐曲戛然而止的时候,女人看到男人向红色妖女伸出邀请,女人看到她提着鲜红的裙子向他走去,就在那一刹那,女人拔下头上匕首一样的削尖的发簪向喉咙猛烈地刺去,鲜红的血柱喷破而出,那股强大的力量把簪子猛地冲出来,红色妖女尖叫了一消失了。女人闭上眼睛,那空洞的喉咙仿佛烈焰喷发后剩下的疲惫的火山口,那样的安静。   共 17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尿道口刺痛该怎么治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诱发癫痫的病因有那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