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军事

贫困家庭出走的聋哑孩子

发布时间:2019-12-05 05:59:49

核心提示:案头厚厚的卷宗是一起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是17岁的王鹏和16岁的良杰,两个从贫困家庭出走的聋哑少年。

每年5月的第三个周日是全国助残日,今年5月19日,是第2 个全国助残日,主题为 帮扶贫困残疾人 。案头厚厚的卷宗是一起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是17岁的王鹏和16岁的良杰,两个从贫困家庭出走的聋哑少年。

老大招兵买马 懵懂少年上钩

暑假期间,聋哑学校初中毕业的王鹏、良杰在老家广东某市网吧与女同学小菲(15岁)不期而遇,三人不停地比划着:得赶紧找工作,不能让爸妈养活我们,得自食其力,只要拿到残疾证,就能到外地打工。小菲比划道:我表哥鲁鸣刚从江苏常州回来,那里工作好找,要不我们跟他去?良杰与鲁鸣(17岁)曾是聋哑小学同学,当即同意,王鹏也点头答应。当晚各自背着父母偷取了残疾证。

第二天一早,鲁鸣找到家住市郊的良杰,对良杰父亲比划着说要带良杰到市区玩两天就回来,良杰父亲没多问就同意了。当天,鲁鸣带王鹏、良杰、小菲在广州火车站与一个相貌堂堂的大哥见面。

三十出头的大哥1.78的个头,鲜明的特征是锃亮的光头,一身黑衣黑裤,戴着墨镜,神秘而肃杀。鲁鸣说要找工作全靠大哥,仨少年不由地对大哥肃然起敬。大哥说到常州的工作是卖字画,包吃包住,每月工资2000左右。当天大哥带他们上了开往常州的火车。

到常州后,他们直奔大哥的暂住地。这里两室一厅是个无声世界,加上新来乍到的三个少年,共 女8男11名聋哑人。

鲁鸣回忆,是在大街上碰到 光头 (即耿李强)的, 光头 见他是聋哑人就主动搭讪,他要鲁鸣参加盗窃团伙,鲁鸣在聋哑学校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就跟了他,算是个依靠。 光头 那里所有人吃住由 光头 包,但必须听他的。男的出去偷,每人每天上缴光头100至200元,少缴或不缴,就罚站挨饿挨打。前一阵, 光头 说能偷的人太少,钱不够花,要找聋哑少年来,鲁鸣就带他到老家去找来了王鹏他们三个。

到常州的第二天晚上,酒足饭饱的 光头 端坐在靠背椅上,收缴了王鹏、良杰的残疾证后比划道:明天就上班,上班就是偷,偷的都上缴,多了大家分,一无所获得罚站挨饿,如藏匿要挨打。胆小的良杰眨眨眼看着王鹏,王鹏立即比划:不,我们不去偷!良杰附和他直点头。 光头 没理会他们,指令鲁鸣带他们出去 实习 。

无声世界里有明确分工。男的外出 上班 ,留守的两个女性聋哑人22岁的林玲和17岁的顾晓雯,负责洗衣做饭并看守新伙伴。无声世界的门始终紧锁着,钥匙 光头 和林玲各一把。早晨,林玲从里面开锁,放男的外出 上班 后再锁上。人回来时按特制门铃,里面有小灯发光,林玲开锁放人进来。趁 光头 等人外出,王鹏、良杰多次动员林玲一起逃跑回家,因为害怕被 光头 抓回来挨打她拒绝了。

第5天晚上,鲁鸣家人发短信给鲁鸣,告知良杰的爸爸到鲁鸣家找人,良杰哭了,与王鹏再次央求 光头 放他们回家,此举换来了 光头 的棍棒殴打。

杀了她们,才能回家!

王鹏、良杰到常州10天了,还没有正式 上班 , 光头 显然对他们很不耐烦了,挨饿罚站更频繁了。

无声世界一大一小两个卧室, 名女性住小卧室,8名男性住大卧室,仅有的一张床是 光头 的,其余都睡地铺, 光头 床边的柜子上着锁,王鹏、良杰的残疾证及赃款赃物都在里面。

深夜,地铺上王鹏、良杰头靠头想到了一块儿。王鹏比划说我们偷偷跑,一定要回家。良杰比划道:俩女的看着,跑不了。王鹏比划:杀了她们跑。我们没钱,杀了她们撬柜子,拿到钱和残疾证,才能回家。良杰思考过后深表赞同。

第二天深夜,王鹏、良杰再次预谋。王鹏比划:你决定没,杀不杀?良杰表示:决定了,杀!王鹏比划:那我们明天就动手。良杰表示:好,我怕血,你拿刀,我拿棍。王鹏比划:把俩女的分开才能动手。俩人拉勾表示决心已定。事后王鹏交代: 我们商量是杀一个 光头 还是连女的全杀了,决定明天谁看守我们就杀谁,我和良杰总是能想到一块儿。

这日清晨,林玲开锁放鲁鸣等4人出去 上班 ,之后她到卫生间洗衣服,顾晓雯到厨房准备午餐。这时, 光头 等 人还在大小卧室里酣睡,良杰将大、小卧室的门带上,王鹏抡菜刀先进入卫生间,拽住林玲的长发猛砍其头部。良杰拎铁棍进来,见倏然倒地的林玲在抽搐,猛砸其头部,林玲不再动弹。

这边响声大作,酣睡的 光头 等人和在厨房的顾晓雯都充耳不闻,这给王鹏、良杰提供了便利。他俩又窜到厨房,一起猛砍顾晓雯颈部、头部,顾晓雯当即毙命。前后不过七八分钟,清晨的一场血腥杀戮在 光头 等人的鼾声中落下帷幕。

俩少年窜进大卧室撬开柜子,取了残疾证及两部手机、现金150元,奋力撬开屋门夺路而去。不到半小时, 光头 醒来,被地上的俩血葫芦吓傻了,跌跌撞撞奔下楼报了案。

俩亡命少年上了出租车,司机递过纸笔,良杰写上:我们要卖手机。司机把他俩送到手机店。两部手机卖得800元,赶到长途汽车站,买了去广州的车票,正想喘口气吃点东西,锃亮的手铐 咔嚓 戴在了手腕上。

既是被告人 也是受害人

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为两被告人指定了辩护人,被告人及被害人的双方父母都没能到庭。

伴随着手铐脚镣声,两少年走进法庭,看上去他们要比同龄的孩子小一些,那眼神和表情,像只惊恐的小动物,很难将凶残的杀手与他们联系在一起。

被害人因头面部创伤惨重,面目全非,她们的父母只能根据其他身体特征辨认。在殡仪馆,林玲的养父母一眼看清了养女的特征:是我女儿,她的耳朵左大右小.......顾晓雯的父母则痛哭地扑向女儿: 手臂上的伤疤是5岁的时候开水烫的,晓雯啊.......

这是一起特殊的案件,公诉人表述了对两被告人的同情:因为被耿李强等不法分子胁迫控制,又因生理心理的缺陷,思维简单,判断力有限,缺乏自救能力,终导致犯罪。鉴于以上原因,且两被告人又聋又哑,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建议对两被告人从轻、减轻处罚。

案发后,良杰的父亲在时间赶到常州,作为监护人,他被允许陪同提审。良杰见到父亲,无声地痛哭,反复比划: 我想回家! 他伸出双手想要抓住父亲.......父亲后悔莫及: 鲁鸣是儿子同学,我认识,就相信了。也不知道孩子想出去打工,交流不够,到这步我们有责任。 而王鹏的父母从案发直到儿子宣判后被押送监狱服刑都一直没有露面,因为他们凑不齐路费。

湖南姑娘林玲是被养父母领养的,到林家5年后养父母有了亲生的健全儿子;山东姑娘顾晓雯也有一个健全的哥哥,这两家都属底层清贫人家,显然,两被害人不是家庭的希望,而是负担。林母回忆道:前年春节前,林玲留下一纸短信不辞而别,信上说厂里干得太累,出去闯闯。养父母说很少跟她交流,也很少关心她,成年后经济上基本没有补贴,靠她自己。林玲出走后直至案发的半年多,养父母没报案也没积极寻找,听天由命。可以想见林玲在家中的处境,所以她宁愿忍受欺凌与狼共舞,也不愿逃脱贼窝回家。

顾晓雯从聋哑学校毕业后在家待业。案发前两个月,一名男性聋哑人来找她,说带她出去找工作,一两天就回。父母没有刨根问底,眼巴巴地让一个陌生人把女儿带走了。

不可否认,残疾人就业难是离家出走的主要原因。良杰父亲说,虽然地方政府每月发给良杰200多元生活补贴,但还得有工作才能生存。孩子在学校学文化、踢足球,但没学多少生存技能,上哪里找工作?鲁鸣说:我们找不到工作,只能干这个(扒窃)。

常州市残联就业处负责人说:本地区聋哑学校好多年前就开设了帮助他们就业的课程,学生毕业后有各级残联负责登记推荐联系就业,也有家长设法自己安排,基本都能在本地就业,但也有被骗出走的。聋哑孩子通过网络、短信与外界联系,思想单纯,一骗就走。外地来本市打工的聋哑人被骗的较多,他们离开家庭,工作不稳定,更容易上当。

王鹏、良杰因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有期徒刑1 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光头耿李强、鲁鸣等因教唆犯罪被绳之以法。本案尘埃落定,但是类似他们这样的教唆犯,还潜伏在那些阴暗角落,正窥视着大街上打着手语的少年们.......

(文中人物为化名)

嘉定区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丰台医院
内蒙古牛皮癣
上海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新乡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