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军事

绝世武魂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 夺魂摄魄熔炉大阵(第二爆)

发布时间:2019-10-15 12:14:04

绝世武魂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 夺魂摄魄熔炉大阵(第二爆)

但是让陈枫没有想到的是,那盒子里面依旧只有心跳声传来,依旧只有从本源上对紫金狼皇的那渴望传来。

除此之外

,没有其他任何的动静!

显然,血风沉睡的时间太久,又或者是血风的阅历太浅,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反而是那紫金狼皇,看到这盒子之后,先是诧异,然后他感受到了盒子里面传出来的气息和渴望。

顿时,他瞪圆了眼睛,脸上露出一抹恐惧。

那恐惧不同于之前对陈枫的恐惧,而是一种似乎源自于本能,烙印在灵魂和本性之中刻在骨子里的一种对于上位者的尊敬和畏惧!

他看着陈枫,喉咙里面发出一声哀嚎,说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了。”

“原来,竟然是为了这个小东西!”

而当他说到小东西这三个字的时候,竟是啪的一声,虚空之中响起一声脆响。

而后,他的身子剧烈地哆嗦了一下,又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他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再也不敢说这小东西三个字。

刚才他的样子,就好像他灵魂之中的那烙印,不允许他对血风有所冒犯。

他敢说血风是小东西,立刻便是被他灵魂之中那根鞭子给狠狠的鞭笞了一下一样!

陈枫看了,更是好奇。

“血风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小家伙竟然会让血脉等级如此之高的紫金狼皇都这般畏惧!?”

那源自于灵魂的痛楚,立刻让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瞳孔急剧收缩,如同见了鬼一样,厉吼道:“这么厉害?他的血脉,竟然这么厉害?”

“我刚才,已经将他想的足够高了,而他的血脉,竟然比我料想的更高无数倍!”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这,这竟是源自于那九天之上的天……”

他刚想说,忽然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那源自于灵魂深处的痛苦又一次传来。

他惊恐之极:“说也不能说?这个也不能说?”

“他的血脉到底有多高贵?说都不能说?”

陈枫在旁边看了,也是心中一悸。

紫金狼皇趴在地上,眼中露出说不出来的畏惧,同时还有一丝深刻到了骨子里面的贪婪和遗憾,还有羞恼。

他心中一个声音在回荡:“若是我全盛时期碰到这小东西就好了。”

“若是我全盛时期碰到他的话,哪怕是我灵魂烙印里面对他是畏惧的,我都可以强行克服那灵魂深处的强迫,从而将他吞噬。”

“而只要吞噬了他,我的实力就能够疯狂提升!”

“他的血脉,等级太高了!”

“不但是实力的提升,重要的是我的血脉品级也会提升。”

“我本来已经是修炼到了瓶颈期,以我的血脉等级,以我的天赋,修炼到这个层次就已经是差不多到了头了。”

“而我吞噬了他,我的血脉提升,天赋提升之下,未来的我不可限量!”

可是这一切,也只能存在于他的想象之中。

“我恨啊!”他心中不甘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陈枫自然不会在意他的想法。

他看向了旁边的梅无瑕,问道:“无瑕,我有件事情要向你请教,不知道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说着,他将血风的情况,还有血风对着紫金狼皇的渴望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梅无瑕听完之后,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

见到此景,陈枫心中顿时涌起一丝希望。

毕竟,若是梅无瑕根本就不知道方法的话,她也没有必要想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梅无瑕忽然眼睛一亮,一拍掌说道:“陈大哥,还别说,我还真有方法!”

“哦?是吗?真的?”陈枫激动道。

“自然是真的!”梅无瑕笑眯眯的看着陈枫说道:“我又怎么会欺瞒陈大哥?”

想到能够帮到陈枫,她心情也是极好,那眉眼之间仿佛都带着一丝笑意。

她看向陈枫说道:“陈师兄,我现在需要布设一些阵法,你在旁边帮我看住这家伙就行了。”

“其他的,我来。”

“好。”陈枫点头说道。

说罢,梅无瑕便是忙碌了起来。

她先是在方圆百米范围画了一个圆,这圆,圆的几乎完美。

陈枫也不知道他怎么画出来的,但是看一眼他就觉得这个圆,似乎是完美无缺。

而又看一眼之后,陈枫忽然感觉脑袋一阵晕眩,几乎就要晕倒。

他一声闷哼,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陈枫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梅无瑕仅仅是画了一个圆,竟然就有着如此神奇的作用?这里面定然蕴涵着许多强大的奥秒!”

“看来,她在阵法之道上,这些年也是颇有进展。”

陈枫不敢再看,只是安心地盯着那紫金狼皇。

梅无瑕画完这个圆之后,又是在里面画了许多线条,这些线条看似毫无关联,实则等他画完之后,陈枫一瞧,便是发现,里面暗藏周天之数,极其玄奥!

而后,她又是从自己的金线锦囊之中取出一块又一块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

这些东西,不一而足。

陈枫看到,有龟甲,有羽毛,有一些珍稀的金属,还有一些则是如同水晶一般的东西。

她布设了整整三十三个阵眼,然后将这些东西插进去。

,则是在整个阵法的中央插了一个小小的三角令旗。

那小小的三角令旗,迎风而动,紧紧的绷直。

整个过程,足足耗费了一个多时辰。

此时,她终于直起身子来,拍了拍手,轻轻吁了口气,看向陈枫,笑着说道:“陈大哥,好了。”

她脸色有些发白,额头之上有些渗汗。

显然,对于她来说,设下这个阵法也并非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陈枫轻声说道:“辛苦。”

“有什么辛苦的?帮陈大哥的忙嘛!”梅无瑕微笑说道。

陈枫看着她,问道:“不知道这个阵法叫做?”

“叫做夺魂摄魄熔炉大阵!”梅无暇一字一句说道。

“哦?夺魂摄魄熔炉大阵?”陈枫仔细的品味着这个名字。

这阵法上面透露出来的气息,视给陈枫一种极其凶险,也极其凶狠,同时更是带着一丝邪恶的感觉。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官方网站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有预约吗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能刷卡吗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电话预约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营业时间

冠心病可以喝酒吗
心肌缺血是冠心病吗
冠心病会遗传吗
多发颈动脉斑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