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港 > 养生

司马光为何坚决不纳妾不狎妓司马光为何撰写会约提倡节俭

发布时间:2019-06-19 14:37:16

北宋王朝,赵家天子历来重视文人官宦,士大夫们多生活富足宽裕,故有纳妾、蓄妓的风尚,而且他们亦有这样的经济条件和王安石、司马光这样两位特殊的人物,他们是大政治家、大文学家,皆数度为相,位极人臣,高高在上,却是极为罕见的不纳妾、不狎妓之人,而且两人还在从政作风上很廉洁,在个人生活上很俭朴。

更有意思的是,他俩在政治立场上却恰好相反,一个是改革派,一个是保守派,针锋相对,势同水火,你死我活。这可就忒怪异了。

话说司马光因为一直只有一个老婆,没有小妾;又不狎妓,不养小蜜、二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夫妻俩谁的责任,或者干脆就是根本没过什么性生活,夫妻俩缺少房事(一则大概是他公务太忙,个人享乐时间太少;二则对男欢女爱不感兴趣,或者完全就是很少欲望;三则妻子长相不好、不会挑逗他、包办婚姻故感情不深等),所以与张夫人结婚30多年了,竟然还没有生育,想必背后笑话他的人不少。

司马光一心干事业,从朝廷大政方针到写他的大部头史书,故并未放在心上,没想过采取什么方式(纳妾、借腹、试管婴儿之类)生个一儿半女来;可张氏急得要死,也许是社会与家庭压力太大,考虑传宗接代,担心断子绝孙、遭人谩骂,于是就计划找人来替代她完成这个神圣的使命。怎么做呢?自然是另外挑选年轻美女来与她丈夫同床共寝,合卺孕育后代了。

果然,有一天张夫人托人买来了一个绝色女子,眉目如画,脉脉含情,秀发如云,妩媚娇艳,更让其精心打扮,浓香扑鼻,猜想夫君这次是难以抵挡她的诱惑了,然后悄悄安置在卧室里,而自己则借故外出了。司马光其实是早已看到此女了,可他似乎对美色毫无感觉,扑鼻的馥郁也好像闻不到,竟一点不加理睬,自顾走进书房看书去了。

还有一次,司马光到丈人家去赏花。张夫人和母亲合计,又偷偷地安排了一个秀丽、温存的丫鬟,准备供相公使用。这次司马光更加不客气了,竟生气地对朝丫鬟训斥道:“走开!夫人不在,你来见我作甚!”第二天,丈人家的宾客都知道了这件事,遂对司马光十分敬佩,说他与张氏俨然就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白头偕老的翻版。

唯独一人哂笑道:“可惜司马光不会弹琴,只会鳖厮踢!”什么意思?你猜得到吗?这里就不再展开解释。总之张夫人终身未育,司马光就只好收养了哥哥的儿子司马康,作为他们夫妇的养子。司马光就这样与妻子相依为命、相濡以沫,并无第二人之想。

司马光的妻子张氏去世后,这位廉洁、清贫的宰相竟无以为葬,即拿不出给妻子办丧事的钱,只好把仅有的3顷薄田典当出去,置棺发丧,尽了丈夫的一点责任。司马光任官近40年,而且位高权重,却竟然要典地葬妻,令人感慨。

当司马光年老体弱时,其友刘贤良拟用50万钱买一漂亮婢女供他使唤。司马光却婉言拒之,说:“吾几十年来,食不敢常有肉,衣不敢有纯帛,多穿麻葛粗布,何敢以50万市一婢乎?”就连老婆死了,还是没再讨小妾。

北宋元丰五年(1082),宰相富弼退休后闲居洛阳,好友文彦博时任洛阳留守。一次,富弼向文彦博提议,由二人牵头,组织一些年龄相仿、资历相当、性情相投、口碑良好的老领导,仿唐代白居易“香山九老会”形式,置酒相乐,定期聚餐。文彦博非常赞同富弼的提议,一拍即合。于是,他们组织当时居住于洛阳的部分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老领导,按年龄为序,轮流做东,时人称之为“洛阳耆英会”。

经过合议,决定由任过皇帝秘书的大笔杆子司马光执笔,撰写《洛阳耆英会序》,以纪其事。司马光又撰《会约》,给聚会定规矩、作约束。《会约》一共八条,篇幅不长,原收于《司资治通鉴》,前后整整十年,由于住宅低矮破败,夏天酷暑难当时,只好在房子下挖一个地下室,穴居期间,寒碜而又另类,被人讥笑为“穴处者”。

《会约》体现了司马光的节俭美德,对豪华相尚、俭陋相訾的北宋官场的奢靡之风,是一种自觉抵制。按约请客吃饭,既能体现东道主的好客之道,又不会捉襟见肘,让人打肿脸充胖子,逼得东道主寅吃卯粮,违心操办,甚至负债操办。

闲居

【原文】

故人通贵绝相过,

门外真堪置雀罗。

我已幽慵僮便懒,

雨来春草一番多。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老朋友和达官贵人们不再和我往来,我门庭冷落,真的可安放捕鸟的网罗。我已懒散无聊,什么都不做,家中的仆人更是懒过我。你看,一阵春雨刚过,门外的青草又长了许多。

注释

⑴故人:老朋友。通贵:达官贵人。绝相过:断绝来往。

⑵“门外”句:谓门庭冷落,可安放捕鸟的罗网。《史记》载,翟公官廷尉,宾客盈门,后罢官,门可罗雀。这里用此典,说明人情冷暖。罗:捕鸟的罗网。

⑶幽慵:闲散疏懒。僮:仆人。

⑷一番多:一倍多,这里指很多。

【作品鉴赏】

《闲居》表达了诗人对小人道长,君子道消,国家政治日渐颓废的忧愁和无可奈何的感叹

在中国古代诗歌中,咏闲居是重要主题之一,也称为闲适诗。对诗人们来说,所谓闲,不仅仅是没事做或不做事,而是相对出仕忙于公务而言,所以闲居诗往往成了隐居诗的代名词。司马光退居后,不能忘怀于朝廷政治,所以这首《闲居》写闲而实不闲,至少是身闲心不闲,因而格调与传统的闲居诗不同。

诗前两句说自己的老朋友及昔日的同僚们纷纷倒戈,支持新法,与自己断绝来往,家里安静得门可罗雀。第二句用汉翟公典故,讽刺人情冷暖,世风不古,表示自己胸中的不平。下半由此发挥。众叛亲离,他自然郁郁寡欢,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无精打采。连仆人也改变了以往惯有的勤俭,乘机偷懒,一场春雨过了,庭前杂草丛生,也没人去管。“僮更懒”三字,道出无限辛酸,大有“运衰奴欺主”的味道。

从表面上看,这首诗句句写闲,门庭冷落,无人过访,就少了许多应酬,可以空闲;自己慵懒,无所事事,也是闲。但诗人笔下展示的生活场景不是优游闲散的,而是内外交困的;诗人的心情也不是恬淡安适的,而是抑郁不平的。此诗是浅显中有深致,平淡中有沉郁。这就是此诗的成功之处。

作者介绍

司马光

司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字君实,号迂叟,汉族,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人,世称涑水先生。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赠太师、温国公,谥文正,为人温良谦恭、刚正不阿;做事用功刻苦、勤奋。以“日力不足,继之以夜”自诩,其人格堪称儒学教化下的典范,历来受人景仰。

宋仁宗时中进士,英宗时进龙图阁直学士。宋神宗时,王安石施行变法,朝廷内外有许多人反对,司马光就是其中之一。王安石变法以后,司马光离开朝廷十五年,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生平著作甚多,主要有史学巨著《资治通鉴》、《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稽古录》、《涑水记闻》、《潜虚》等。

本 名

司马光

字 号

字公实、君实

号迂夫,晚号迂叟

所处时代

北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河南光山县

出生时间

1019年11月17日

去世时间

1086年

主要作品

《通鉴举要历》八十卷、《稽古录》二十卷

主要成就

主持编纂《资治通鉴》、历仕四朝,政绩卓著

籍 贯

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

官 职

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追 赠

太师、温国公

谥 号

文正

本文作者:语文360(今日头条)Tags:宋朝 司马光 中国历史 中国古代史 北宋

保山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嘉兴牛皮癣的医院
泰安的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